官方微信

TOP

遭共享充电宝“背刺”?代理商吐槽:设备老旧、提现困难

2024-07-09 10:21   来源:南方都市报   卢若情 奥一

  作为缓解人们“电量焦虑”的利器,共享充电宝的使用人数连续4年超过2亿,已成为营收过百亿的赛道。然而,在消费端,却因为涨价、充电慢、归还难等问题备受诟病。

  近期,奥一新闻观察到,在合作商家、代理商这一端,设备老旧故障、平台涉嫌偷单、分润无法提取等槽点,也令他们大吐苦水。

  共享充电宝资料图,图文无关。

  槽点1:设备老旧、故障频发

  投放到市场后,共享充电宝由于长期处于被充电与供电的循环中,损耗较快。此外,充电宝柜机在户外风吹日晒,也容易出现故障。因此,设备老旧、故障频发成为一些代理商较为头疼的事情。

  来自安徽合肥的王先生,自2019年就成为咻电共享充电宝的代理商。王先生表示,新购入的共享充电宝投放到市场之后,经常出现故障需要返修。后期返修回来的充电宝依旧存在故障问题,因此遭到不少顾客和商家投诉。

  “咻电每次给我返修回来的充电宝都是坏的,说我的充电宝过了保修期不再返修了。一气之下我就将这些坏的充电宝塞到其他代理商的柜机上了。”王先生对记者表示,这么做是为了让咻电给他更换新的充电宝,没想到却被咻电查出来并罚了七千多元。

  对此,四川咻电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向奥一新闻记者解释,王先生所购买的充电宝已经过了一年包换、三年保修的期限,确实没办法维修了。“充电宝属于电子产品,过了使用寿命之后就不能再用了。”而王先生恶意投放充电宝的行为,已经造成了其他代理商的损失,因此对王先生进行罚款处理。

  槽点2:购买到翻新机

  与安徽合肥王先生的遭遇相似,山东青岛的街电代理商秦先生也因为设备故障经多次返修仍无法投入使用而烦恼不已。

  据秦先生向记者反映,2022年5月,在街电工作人员的推销之下,他花了3万多元购入50台街电共享充电宝设备,没想到收到货之后才发现是翻新机,发回给街电多次维修后仍旧不能使用。“有的甚至是泡水机,拎起来还能倒出水来。50台机子,有20多台是坏的,充电宝也是旧的。”

  秦先生表示,街电销售人员并没有提前告知购买的是翻新机,合同上也没有对此说明,他多次投诉也没人跟进处理。

  随后,记者与街电的母公司竹芒科技的相关工作人员取得联系。对方表示,当初与秦先生签订采购协议,所有新增订单均以九成新整机特惠价格打折出售,并称,“我司销售人员已明确与客户沟通该设备为翻新设备低价出售,在与客户确认后签署采购协议并发货,并无故意隐瞒,引导购买行为。”

  对于是否有提前告知是翻新机,双方各执一词。秦先生说,“如果街电提前告知我是翻新机,我肯定不会买! ”并表示,当初销售曾表示一年就可以回本,可如今过了两年,他仍然没有赚回本钱。

  竹芒科技则表示,基于对代理商伙伴的重视,公司决定将对秦先生的合作协议延长保修权益,并补贴一定维修运输费用,帮助其更好的维护设备,投入经营。

  槽点3:平台涉嫌偷单

  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运营模式主要分为直营和代理两种。在直营模式之下,平台直接联系商家进行免费投放,给商家分润;在代理模式之下,代理商买设备,平台会进行分润,代理再投放到商家店铺,给店铺进行分润或者商议一个月给固定资金。

  然而,为了压缩成本、提高收益,有些平台会采取偷单、漏单等手段,在后台上偷偷抽掉消费者的订单,让代理商、商家无法看到该笔订单,从而减少分润。

  安徽合肥咻电代理商王先生就向记者报料,称发现咻电存在涉嫌“偷单”的行为。王先生举例,他的一个朋友在店铺里租借了充电宝,结果他在后台上并没有看到该笔订单记录。向客服人员投诉后,这笔订单才重新在后台出现,但是客户订单的支付时间与他的分润时间相差了七八分钟。

  王先生抱怨道,“我投放的五六十台其他品牌的充电宝柜机,一天流水五六百元,投放两百多台咻电的机子,也是差不多的流水。他们偷得太明目张胆了!”

  报料人与共享充电宝企业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

  王先生对记者表示,咻电的工作人员曾对其坦言,“每个公司都要靠跳单挣钱”,“我们大概是30(跳单率30%)”。他向王先生推销一个“白名单”功能,称代理商只要花6000元,就可以进入不被偷单的白名单内。

  对于王先生所指的“偷单”行为,咻电的工作人员矢口否认,“偷订单这个行为肯定是没有的。”并对记者表示,有时候确实会出现订单时间与实际时间不一致的情况。同时,该工作人员说,不清楚公司的销售人员是否有向代理商兜售“免偷单白名单”这回事。

  槽点4:提现难、服务差

  对于合作商家、代理商来说,利益分成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然而,记者发现,在黑猫平台上,不乏抱怨平台“提现难”“服务差”的声音。

  截图来源于黑猫平台。

  河北天津的郭先生就曾在黑猫上投诉,来电共享充电宝到期不给结算分成。据郭先生向记者反映,去年8月,一名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到他的网吧摆放两台充电宝柜机,并表示每月可通过来电的小程序提取上一个月的利润分成。然而郭先生只在去年9月第一次成功提现,剩下的月份均无法提现,迄今仍有三千多元的拿不出来。然而当初来推销的来电工作人员已经离职,郭先生通过多种途径仍无法联系到来电解决问题。

  记者尝试拨打深圳来电充电宝的客服热线,并联系其小程序上的客服,发现只有机器人客服,并没有人工客服可联系。郭先生表示,不少商家都曾经吃过类似这样的亏,现在大家都有了经验教训,要求企业先给商家一定的金额才能入驻、运营。

  截图来源于黑猫平台。

  四川成都的谭先生向记者反映,今年4月,他申请将店铺内的搜电充电宝柜机的收益提现,却发现申请没被通过。搜电的代理商让其发验证码过去帮忙提现,随后就处于“失联”状态,既没转账也没回复信息,还将谭先生的账号给注销了。谭先生联系不上对接商家的搜电客服,无奈之下只好到黑猫平台投诉,并求助媒体。

  经记者介入了解情况,谭先生重新与搜电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谭先生对记者表示,对方要求他将之前的投诉统统撤掉才答应将钱转给他。谭先生很生气地说,虽然钱不多只有三百多块钱,但是对方这种态度让他没办法接受。

  随后,搜电的母公司竹芒科技的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已经联系该商户退款了,并表示公司从未要求各层级撤销投诉等才处理推进,系下属代理商在沟通过程中产生的过激言论,已经对该代理进行了批评教育。

  作为共享经济赛道为数不多成功跑出来的商业模式,共享充电宝行业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为何会不断暴露出各种问题?行业要如何健康规范发展?奥一新闻将继续关注报道。